歡迎來到山東省立醫院
您所在的位置: 首頁 >>新聞中心 >>媒體聚焦 >> 正文

新聞中心

媒體聚焦

作家魏新:那些年的萬水千山——山東省立醫院往事

信息來源:魏道泉城公眾號 發布時間:2019-12-04 瀏覽次數:
字號:
+-14

微信圖片_20191204080013.jpg

  魏新,作家,全國青聯常委,央視《百家講壇》主講人。

  編者按

  縱觀歷史的印記,翻開歷史的篇章,有些紅色記憶伴隨著我們成長。作為由人民的軍隊新四軍改造完成的醫院,山東省立醫院堅持黨的領導,堅守初心使命,懸壺濟世,治病救人,在戰爭年代鑄就的革命精神、光榮傳統已作為山東省立醫院的紅色基因,深深地融入血脈,指引未來,代代承傳!今天,我們來聽作家、全國青聯常委、央視《百家講壇》主講人魏新講述的山東省立醫院往事……

  公元1897年,是清光緒二十二年。這一年,幾名德國傳教士創辦了一家醫院,在濟南經二緯二路口的一所民房里,面積很小,門口掛著萬國締盟博愛恤兵會醫院的牌子,連院長帶醫生僅有五六個人,病人來時,他們先傳教,再診治。每天來的人絡繹不絕,但沒有人會想到,這家醫院注定從設立開始就要經歷一段曲折的歷史,和這個國家一起,伴隨著淪陷和戰爭,曲折前行,抵達光明的彼岸。

  四十年后。四十一歲的葉挺流亡海外歸來,受命改編新四軍,他特意從上海邀請沈其震同行,并委以重任。沈其震是醫學博士,對一支軍隊來說,醫療工作至關緊要,沈其震專門挑選了一批精英,用了幾個月時間,成立了軍醫處。處室的醫政科長,就是后來濟南解放后山東省立醫院的首任院長宮乃泉。

微信圖片_20191204080016.jpg

1937 年,葉挺(右 2)與醫學博士沈其震(左 1)等在漢口

  今天的山東省立醫院,有一位九十多歲還在堅持坐診的老人,叫季海萍。這些年,每年大年初一,醫院里都會出現她的身影,她至今清楚地記得新四軍軍歌,每次說起來都熱淚盈眶:千百次抗爭,風雪饑寒;千萬里轉戰,窮山野營……為了社會幸福,為了民族生存,一貫堅持我們的斗爭!

  新四軍最初建立軍務處時,年輕的宮乃泉也是如此義無反顧。那時,宮乃泉的家鄉已在日寇的炮火中淪陷。德國人創辦的那家小醫院,一戰時就被日本侵略者奪走,數次遷址、更名,成為同仁會濟南醫院。

微信圖片_20191204080019.jpg

  與其相比,新四軍的第一個門診部太寒酸了,在南昌的筷子巷,包括宮乃泉在內,只有八名醫生。

微信圖片_20191204080020.jpg

南昌筷子巷

  他們有醫學院畢業的大學生,有中國紅十字會救護總隊的志愿者,分別來自不同的地方,卻有著同樣堅定的信仰。為了抗日救國,他們放棄了原本可以安逸的生活,走進槍林彈雨,踏入刀山火海。

  危難關頭,不是所有人都能有這種精神。比如國民革命軍第三集團軍總司令韓復榘,他從山東撤軍時,焚毀了省政府各機關、高等法院等地,稱其為“焦土抗戰”。熊熊火光中,同仁會濟南醫院除仁和樓還保留著主體,都成了一片焦土。

微信圖片_20191204080022.jpg

如今的仁和樓是山東省重點文物保護單位

  燃起的大火可以毀滅建筑,內心的火光則可以照亮理想。1938 年 4 月,新四軍軍部從南昌移到巖寺集中和點驗,在一座典型徽派風格的祠堂里,辦起了一個擁有五十張床位的休養所,前來看病的人不光是新四軍戰士,還有當地的百姓。

微信圖片_20191204080024.jpg

1938 年 4 月,部分醫務人員在巖寺軍部軍醫處門前留影

  那里至今還流傳著一個故事。有一個名叫汪五婆的孤老太太患了肺氣腫,無錢就醫,葉挺聽說此事,就派軍醫上門。葉挺本人還常去探望,問長問短。汪五婆康復后,專程去看葉挺,含著淚說:“葉挺軍長真好啊,要不是他,我早就入土了,骨頭恐怕也爛成泥了!”

微信圖片_20191204080026.jpg

  像汪五婆這樣的百姓絕不是一個,葉挺的這一做法,成為了新四軍醫務工作的傳統。新四軍所有的醫院和救護站,替軍隊兵士醫病,也替老百姓醫病,許多病人,都是從很遠的地方跑來求治的民眾。

  后任新四軍軍長的陳毅說,醫務人員工作特殊,適合于做群眾工作,特別是因為給群眾看病,在群眾中非常受歡迎。

  軍民的魚水情,通過救死扶傷交融,讓共產黨和廣大群眾血脈相連。曾被任命為新四軍后方醫院院長的崔義田曾回憶,戰爭情況下,傷病員分散在老百姓家中,有醫務人員分村包干進行巡回治療,需手術者,也在居民家進行,根據地群眾不僅僅為新四軍掩護傷員,還幫助解決醫藥問題,并提供醫療場所。

  這種深厚的情感一直在延續。隨著新四軍部從巖寺遷至土塘,又進駐云嶺,新四軍終于正式建立了最早的醫院。宮乃泉擔任前方醫院院長,崔義田擔任后方醫院院長。前方醫院170張床位,后方醫院 200張床位。均設有門診部、化驗室、手術室、X光室、藥房。漫山遍野的竹林成為醫院的建筑材料,藥盒、藥盤、鑷子都是竹子制成的,淋浴室也是用竹筒作管道,因此又被成為“竹子醫院”。

微信圖片_20191204080028.jpg

醫院設在竹棚里的化驗室

  這是讓美國作家史沫特萊感到驚奇的醫院。令她贊嘆不已的,絕不僅僅是硬件設施,而是其中的醫生和護士。她用筆記錄了一幕幕感人的畫面:醫生堅持每天巡診制度,護士衛生員能為病人洗臉、擦澡,并為重傷病員翻身、喂水、喂飯。護士做到每天按醫囑送藥給病人看他服下,每天檢查傷口,換藥、手術, 不論白天黑夜,都有醫護人員值班,細致觀察病情,做到及時處理。傷病員和醫護人員有說有笑,互相學習,有時一起進行文體活動,如唱抗日歌曲、出墻報、做游戲等,關系十分親密。

微信圖片_20191204080030.jpg

1939 年,陳毅(左 2)、粟裕(右 2)與來新四軍工作的德國記者漢斯·希伯(左 1)、加拿大護士瓊·尤恩(左 3)、美國記者史沫特萊(右 1)在軍部合影。

  “真了不起!這是我在中國見到的最好的軍醫院!這是世界上少見的傷兵醫院!我要向全中國全世界報道,呼吁他們支援你們!”

  在這里,史沫特萊還見到了風塵仆仆的周恩來。他于1939年到新四軍軍部視察期間,多次到醫院來看望傷員和醫護人員。許多醫護人員很激動,紛紛拿著紀念冊找周恩來題字,一名護士說,題字時,周恩來特意問自己老家是哪里人,得知是宜興后,在紀念冊上寫下:打回宜興去!

微信圖片_20191204080032.jpg

  國破山河在,城春草木深。那些回不去家鄉的人,恰恰是因為深愛著這個國家,在每個人的心中,都有一條通向家鄉的路。沒有執著的信念,就無法克服路上的艱難險阻。然而,就在中華民族全力抗戰之時,發生了震驚中外的皖南事變,新四軍遭遇重創后,于1941年,在鹽城重建軍部,又隨著日寇的殘酷掃蕩,遷至盱眙縣黃花塘、千棵柳等地,醫院一路跟隨,還創辦了新四軍軍醫學校,培養了大量人才。

微信圖片_20191204080034.jpg

1941 年 3 月 20 日,劉少奇(左)、陳毅(右)與在新四軍工作的奧地利醫生羅生特(中)在蘇北鹽城合影。

  抗戰勝利后,根據季海萍老人回憶,醫院駐扎在淮陰一所很大的紅房子教會醫院里,只是落腳不久,因國民黨的大舉進攻,新四軍軍部再次北移山東臨沂,并兼山東軍區領導機關。1946 年 12 月,為爭取國際援助,新四軍衛生部直屬醫院改名為華東國際和平醫院,新四軍軍醫學校更名為華東白求恩醫學院,在山東省沂水縣李家河北的略疃村。一批具有愛國情懷的醫學人才來解放區工作,陳毅親自去臨沂機場迎接他們。

微信圖片_20191204080038.jpg

1946年,沂水略疃村華東和平醫院手術室舊址

  顯然,這家醫院和國民黨政府接管的同仁會濟南醫院是沒法比的,國民黨政府將其改名為山東省立醫院。盡管,華東國際和平醫院是華東解放區的醫療中心,但正如國共軍隊的懸殊一樣,在外界看來,勝負已分。

  然而,在人民心中,真心擁護的,是熱愛人民的一方。從醫院就能看出來,曾經,新四軍的醫院的房子不夠用時,老百姓知道了,這家出木料,那家出泥灰,為醫院建造房屋。還給受傷的戰士洗衣送菜。萊蕪戰役后,華東國際和平醫院隨軍區衛生部轉移,輾轉數地,解放膠東后,組成一百四十多人魯中防疫大隊,赴臨朐、沂北、沂中各縣疫區搶救災區群眾,進行的回歸熱、惡性瘧疾、痢疾等疫病的防治工作,共救治七千余名病人。他們在救治百姓的同時,救治的更是傷痕累累的中國。

微信圖片_20191204080040.jpg

  1948 年 9 月 16 日,濟南戰役打響,華東國際和平醫院離火線最短距離只有 1.5 公里。當時,醫院利用全部醫療技術力量和設備,采取多種治療措施,積極救治傷員。

  那是解放軍的一個經典戰役,在解放戰爭中第一個攻克十萬重兵據守的大城,因此,戰爭也異常激烈、殘酷。每天,都有大量傷員從前線抬下來。一名衛生員回憶,有一次,因為傷亡慘重,擔架員不夠用,和他一起在陣地上的另一個衛生員就跑去幫忙。結果,這名衛生員剛和擔架員抬起傷者,一發炮彈就落下來,擔架員、衛生員和傷員三人都不幸犧牲。

  八個晝夜,華東國際和平醫院的醫護人員輪番工作,手術一刻也難以停歇。與此同時,解放軍像一把鋒利的手術刀,外圍消毒后,從今天的解放閣劃開濟南,這座城迎來了解放的那一刻。

微信圖片_20191204080042.jpg

  1948 年 11 月 19 日,濟南的經五緯七路的一所大院門口,同時掛起了兩塊牌子,一塊寫著“山東省立醫院”,另一塊寫“華東國際和平醫院”,同時,這里還是白求恩醫學院的教學醫院。由宮乃泉兼任院長,張祥任副院長。

微信圖片_20191204080044.jpg

  無論是對1897年的那幾名濟南民房里的德國傳教士,還是對1938年,南昌筷子巷里的新四軍第一個診所里忙碌的醫生來說,這一刻,都無比有意義。

  這個濟南人都熟悉的地址,看似巋然不動,卻有一段如此漫長的路。南昌、巖寺、土塘、云嶺、鹽城、黃花塘、千棵柳、淮陰、臨沂、膠東、濟南,每一個地址都留下了紅色的足印,感動并激勵了無數人前行。那段紅色的歷史如一束光,照進今天的現實,照亮未來的征程。

微信圖片_20191204080047.jpg

河南481快赢 湖人vs黄蜂12月16日 辉煌棋牌官方正版app 新快3怎么投注和值 陕西十一选五开奖l 快乐双彩今晚开奖公告 云南11选5免费软件 爱田奈奈 黑客手把手教你黑赌博 手机北京麻将下载 四川体彩金7乐 大唐麻将外挂真的假的 辽宁35选7基本走势图 微豪配资 财神捕鱼赢钱技巧 手机上打麻将老输怎 汇新智配资